〈1Q84〉書封,村上春樹

〈1Q84〉書封,村上春樹

press to zoom
〈摩天大樓〉書封,陳雪

〈摩天大樓〉書封,陳雪

press to zoom
〈女兒〉書封,駱以軍

〈女兒〉書封,駱以軍

press to zoom
〈1Q84〉書封,村上春樹

〈1Q84〉書封,村上春樹

press to zoom
1/3

凃倚佩

小說選 (1)- 村上春樹《1Q84》

作品有時不是「按部就班」就能完成的,遇到瓶頸時怎麼辦?     

本提案提供學生在完成作品過程中,透過小說閱讀的時間,停下手邊的創作,從「暫停」的時刻,能有一段沉澱下來,思考「創作過程」可能發生什麼改變的可能,透過不同媒材─啟蒙小說的閱讀,師生展開此一特殊問題的對話。本提案不是現前中等教育的國文課程的延伸,而是讓學生透過啟蒙小說,關於作者與讀者如何「雙重流變」一書的深度導讀(如村上春樹著作),讓學生有透過美術課思考自己怎麼創作的問題來搭配小說家也思考的同樣的問題來思考創作,當感受到「創作中的自己好像改變了」,自己與自己之間就充滿其他可能的趣味。

「寫完一本書的我,和剛開始寫那本書的我,是不一樣的人。」

─ 村上春樹

 

如何透過美術課回到美術課的基本問題─ 「何謂創作?」我們如何在執行過程中找到「對話的對象」,如同「鏡子」一般來與自己的創作歷程對話?這面「鏡子」如何讓自己跳脫「正在創作」的自己,而有「一起思考創作為何?」,並肩同行的陪伴。美術課如何「溢外」?這「溢外」(意外)有沒有可能從與小說的碰撞來找到可能?

 

在《當村上春樹遇見榮格:從《1Q84》的夢物語談起》一書中,心理學家河合俊雄特別關注村上春樹創作小說前後的心靈改變歷程。村上春樹曾說,他的書裡面大部份的主人公,都在尋找對當事人來說很重要的某些東西。但重要的不是能不能找到所要尋找的東西,重要的是尋找的過程,經由這個過程,主人公蛻變成不一樣的人。村上春樹說:「寫完一本書的我,和剛開始寫那本書的我,是不一樣的人。」,而這樣的過程或許也發生在讀者身上,也就是說經由作品,讀者也有可能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完全不同的次元,改變了自己。

 

作者和讀者如何「雙重改變」?也就是村上春樹說的,在小說創作過程中如何自己、讀者都跟著小說的創造過程一起發生改變了?這樣的改變如何在小說中發生?河合俊雄對於村上春樹的研究指出,如果可以達到夠深的層次,就可以碰觸到人們共通的基底,作者可以在不同的次元與讀者交流,村上春樹作品的魅力與受歡迎的秘密,說不定就在這裡。

 

如果小說家在創作小說的過程中發生了錯位偏移的時刻,這樣的時刻必須在推進小說過程中才有可能發生的,那麼這個過程不正與創作者的創作歷程高度吻合?這樣的吻合如何可能以「時間暫停下來」的方式,邀請學生將手中的作品暫時下來,不要一直想著「快速完成」,而是停下來凝視「創作中的自己」,讓青春期的學子在大量不同目標導向的科目同時進行時,在美術課時間有喘口氣的機會,發現自己原來有著「溢外」(異己)的驚奇?

 

本提案主軸「小說選」並不限於村上春樹著作,但不偏離「在創作過程同時思考創作」的小說家此一選擇原則。其他小說家諸如駱以軍《女兒》、陳雪《摩天大廈》、童偉格《童話故事》等。

參考書目:

  1. 村上春樹著,賴明珠譯,《1Q84》,台北:聯經,2009。

  2. 河合俊雄著,林暉鈞譯,《當村上春樹遇見榮格:從《1Q84》的夢物語談起》,台北:心靈工坊,2014。

凃倚.jpg

凃倚佩

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博士生,
從事小說、影像研究,
曾任《今藝術》雜誌採訪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