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1

林正偉

道具學

美術在中等教育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怡情養性?技術訓練?生活美學養成?哲學思考?美術史知識?
 
此次受邀參與高雄女中的課程設計,當時得知希望能從五育中的德、智、體、群中來與美育作為連結,並為高中一年級(未來為10年級)這個年齡階段設計一單元來符合他們的程度。在這個計畫中我思考著是否能單純的從教案設計中來執行想像中未來的美術教育。

在美術教育現場給我的經驗,最困難的是關於知識述的部分,難的地方不是在於備課,而是如何不讓學生睡成一片!

一般大部分美術老師在學校的做法都是趁同學剛上課精神還好的時候先上個10分鐘有關於美術史、美學、展覽、藝術家相關課程,等到學生開始神遊的時候就趕快來上一些必須動手做或是比較有趣的活動讓學生從恍神中清醒。
 
在近年來也非常流行翻轉教育或是學思達,在課堂上利用設計過的方式,讓學生在課程中有競賽、遊戲的感覺,進而自己會自發性的從中學習、尋找、思考。這樣子的方式實際操作的確非常有效,學生很快可以進入熱血的狀況,但也不是一帖特效藥人人都適合,當中其實蠻考驗老師帶活動遊戲的能力,若學生無法被這設定好的競賽方式打動,那也激不起學生的踴躍搶答,另外在課堂之後,未來沒有這樣遊戲性的催情,是否還能長時間的學習。
 
因此在這次單元設計上我分成兩個操作部分,一是故意嘗試用完全的講課,沒有手動操作和討論的方式,來看是否能因為內容的安排,能讓學生可以有興趣並保持整節課的專注力。二是全部動手操作和競賽的課程,讓整個課堂都保持激動的氣氛。
為了讓實驗更精確,我也刻意排除了許多可變因素:不考試、不講笑話、不兇狠地逼迫學生,維持冷靜的上課步調,測試在沒有壓力和沒有太多老師個人魅力的情況底下,是否能因為課程內容的設計達到預先的目的。
 
 
讓人想繼續聽的道具學?
 在單元上我設計了較不常見的單元主題 -『道具學』,教學目標希望討論道具和美術、哲學、生活之間的相關聯,課程安排上我融入了大量的流行文化、次文化,也從各方面廣告、表演、網路紅人、科技藝術、DIY來切入『道具』在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
 
教學內容安排:
 1.道具的定義:
首先從討論道具和工具等的不同名詞解釋,在剛開始先讓學生重新思考自身對於名詞的既定想法為何。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5

2.道具的內容:
接著我列舉了從國內外各大的拍賣網站上搜尋『道具』,是否因為各個國家的民俗風情不同而對於道具這個名詞有不同的解釋。在這裡的舉列利用貼近我們生活經常接觸的平台來找尋適合的資料,除了能讓學生看見各國不同對於道具的定義,也刻意找了幾個在拍賣網站出現的特殊商品,也會因為穿插了幾個有趣奇怪的商品讓學生對於接下來課程的反應變得良好。

3.另類道具文化 -『珍道具』。
所謂珍道具是指可能沒有用,或用途不大的器具發明。在這文化中有許多看起來搞笑但當中卻是富有創意且能解決生活瑣事的發想,說明道具在生活中能扮演超越我們平時想像的角色,而這部分的內容也能額外延伸成為下一個單元。

註:

・圖片來源:http://bit.ly/1Qjm44r

・(露天拍賣,角色扮演道具)來源:露天拍賣

・(掏寶網,道具金雞蛋)來源:掏寶網

・(珍道具-雨天完全防水雨傘)  

・(珍道具-預防頭髮掉落湯麵中的面罩) 

4.從表演藝術談道具
在這裡我舉例了許多關於使用道具的表演橋段或是表演者,
如:太陽劇團、池田洋介、Gamarjobat、Etienne Saglio …等
因為使用的方式不同,能夠產生出的效果或是訴說的事情也會大不相同。例如在太陽劇團的一段表演當中,演出者使用了兩支飛鏢作為表演,第一支飛鏢中準的射中了自己頭上的紅心標靶,但第二支卻故意射中了自己的肩膀,也因為第二支飛鏢的位置設計包含了相當多的面向,觀眾從期待、緊張、驚訝、害怕到最後會心一笑,這多層的情緒完全是由相同的道具但不同使用方式所產生。 

5.道具的意義-彌補現實中的不足\滿足真實的想像\超越真實
從舞台劇道具到現實中所經常使用的道具來說明,究竟道具能賦予什麼樣子的能力和到達什麼樣的位置。(電影九品芝麻官中出現的尚方寶劍,原本具有權力不需理由能斬任何人但卻後來發現年代已久竟是前朝皇帝所賜,早已消失權力。)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8

不只是現實生活,電影、信仰、古文明皆都出現過許多道具在表演藝術中出現的道具經常因為成本、時間、空間的不足採用道具取代真實,但也能因為道具的使用而展現出另一種美學,這不僅彌補了現實的不足,也滿足了對真實的想像。

註:

・圖/太陽劇團

・圖/gamarjobat

・圖/池田洋介

・圖/電影《九品芝麻官》

・來源:http://lanyang.e-lib.nctu.edu.tw/scenery

・圖/電影《雷神索爾》

・來源:http://www.morefunhouse.com/

​・來源:http://www.adictivo365.com/2016/02/01/nmera/20-de-los-peores-cosplays-de-todos-los-tiempos-verguenza-ajena/

道具的符號

在手動操作課程我設計了符號的項目,在沒有給予提示的情況下請學生在有限的材料:廢紙、膠帶、廣告顏料、牙籤…等現成勿,製作出題目所指示的道具。
 
所製作的題目例如:香蕉、鳳梨、上班族、五歲孩童的配件。
題目所傳遞的符號訊息包含顏色、造型、地位、年齡,在製作過程中也能引發同組同學間對於道具符號的討論。這樣子的習作也能完成同時造型能力、彩繪能力、創意能力的練習。

在教學中我一直很相信的是,讓大部分的學生愛上美術,他自己就會去尋找學習的方法。因此我在課程上會盡量找尋讓他們有興趣貼近他們生活的內容,但在展示他們熟悉的內容時要在當中找出看們沒看見的細節和美學文化。
 
在這次教學上的反應來說還算反應良好,在透過遊戲和競賽的方式底下是肯定有好的反應,不過在講課內容的課堂時的還有九成都能有非常專注的精神在整堂課上。為了因應學生近年來學習態度上的改變,現在的老師更像一個演員,把每次的美術課都像是在進行一場精彩的演講,內容既要豐富又有趣,說學逗唱樣樣來,真心覺得要當一個優秀的老師必需面面俱到,真的不容易。

當一個流行的老師

2007年高師大美術系畢業前,心裡一股崇高的理想,暗自下決定以後絕對不走教職一路。畢業後看著身邊的同學一個一個都去實習考上教師,自己則選擇唸了藝術大學的研究所,決定想當一個藝術家。當時高師大畢業生後來繼續選擇藝術創作的人大約只佔整屆的十分之一。教職跟全職藝術工作者相較起來,未來的工作環境和生活更單純收入也穩定,或許是師範體系的關係,許多人在大學階段就早已下定決心走教職。
 
研究所畢業後自己也在藝術圈摸索打滾多年,當時因為初出茅廬,展覽大多沒有收入,只能靠打些零工賺取生活費,然後再把時間金錢投入創作上。某次一位好友邀請我去他任教的學校以藝術家的身份進行一場演講和工作坊,當時受到學生非常熱烈的迴響,我突然覺得這個工作的內容和穩定或許很適合我?或許對我自己的創作上會有幫助?我只是把我的創作方式放在教學當中,沒想到學生可以接受也非常喜歡。
 
以前教職工作給我的觀念總是非常古板乏味生活的刻板印象,當了教師就一輩子綁在那邊、現在學生很難教、被學生磨掉耐心、沒有任何創意…。我也和許多身邊藝術圈的朋友聊到原來其實有非常多人都曾當過國高中的美術老師,但都受不了學生的反應和學習狀態。但後來我還是決定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去當了傳說中的『老師』。

在開始當一個藝術教育工作者時,我便嘗試也告訴自己不要再上和大家都一樣的美術課,一個藝術家來擔任美術教師職務是最適合不過的,為何還需要上教育部所頒定的課綱,買大家都在用的材料包呢?
 
在這幾年的教學裡我做了很多『實驗』!有很成功的也有許多失敗到不行的課程,對於一個創作者而言最重的就是獨立思考、創意、文化,因此我在課程設計中也特別加重這幾項因素的課程和訓練在裡面。比如有堂課我請學生去想你覺得『大』是什麼?不限任何媒材請在一張紙的範圍內表現出來。起初我覺得這個有點哲學的題目對他們來說可能太難太過抽象,不過一個班級總是會有幾個人很有創意會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作品,這也間接的讓班上的其他同學看到了不一樣的視野。

除了希望能有更多的創意在課堂上,有一次作業我希望他們能關心生活的環境,我也把自己近期創作的作品帶入課程。我請學生先拍攝一張『家』周圍兩百公尺內的一張照片,可以是風景、人、或靜物,然後再從家裡帶來塑膠袋,把這個屬於每個人家裡雖然是相同的素材,但因為生活習慣或經濟的不同,塑膠袋上的花紋或是品牌也會有著不同,最後將這些塑膠袋上的花紋拼貼成照片上的樣貌,最後做成風箏,這是一個屬於自己『家』中文化和環境樣貌的作品。

其實在校園裡『藝能科』老實說有點被邊緣化,學校也不管你教什麼,但也正因為如此我覺得可以給學生的更多,在一次的寒假裡我給學生們出了一項美術作業:『做一件你從來沒做過的事』。
開學後大家一起分享這個寒假做了哪些酷事,有人去登了玉山、有人在台北市地圖上畫了一個星型符號就照著上面徒步走一遍、第一次做菜、第一次約會、第一次上山砍柴、第一次寫歌…,這或許聽起來跟美術不是太有相關連,但這卻是創作最需要的,讓自己嘗試沒做過的事,需要好奇、勇氣、計畫、執行,也讓這行為當中完成想像。
 
在教學的這幾年裡發現,藝術家和中等教育教職工作其實可以並行,甚至可以結合,我把正在創作的作品、正在關心的議題、正在嘗試的媒材、正在搜集的資料分享給學生,高中這個階段裡的學生還很單純,也對很多事情有著高度的興趣,他們學習很快回饋也很大。這些回饋也不斷地讓我自己維持在對於流行、媒體、資訊有很新的資訊和很高的敏感度,這是一個很好的循環,學生會主動分享他們最近流行的事情,等於幫我理出了一條社會變動的脈絡,我可以更快速的在創作上做出對於社會的環境的回應,我的分析回饋也讓學生能從當中看見這脈動中的精髓。
 
或許這些有趣的教學實驗,不管到底是否真正能學到什麼,但在青春的時間裡,有著這樣對於生活有些衝撞的時刻不也蠻深刻的嗎?至少,回憶是快樂的。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3

*未標明出處之圖片皆由林正偉提供。

並行藝術家和中等教育教職工作

1.必須跟上藝術和流行的資訊潮流
現在學生對於網路資訊的更新已經比我們想像中更大量也更即時,在這人人都能從網路自學的世代,若你搬出的教材他們從網路上都早已經學習過,那為何還需要老師再一次浪費時間。
 
所以必須比學生,不,應該說要比大部分的人,還要對於藝術資訊更敏銳,更快速,提出大部分的人都還未覺察到的問題和觀點。學生在這樣子的議題上能有更多共鳴和你能培養他們尚未看見的敏銳度。這幾年經常在網路上看到許多教師在分享自己設計的課程,我有幾次好奇拿去問學生對於這樣課程的觀點,經常學生們說雖然看起來是個學生會喜歡的議題,但是有些早就過時,還有教師本身根本不是非常瞭解那樣的文化,硬要扯上邊,反而會被學生覺得半調子。
 
因此我自己的方式是找自己原本就非常有興趣的議題,一定要充分了解並隨時更新世界脈動,當一個帶領學生看見未來世界的眼睛。
 
2.內容更新速度要夠快夠豐富
以往有些美術課程內容設計都會著重在某一技巧媒材或流派上,甚至整學期都在上相關的課程內容,這樣子的優點是能讓學生充分了解並能真正深入,甚至在這種半強迫學習的方式底下能真正塞些知識給學生,他們反而能真正學到東西。
 
但中等教育的美術,每週只有一堂,甚至到高年級時美術課也被取消,在時間有限的底下若課程安排只侷限在某種單元上,那對於這單元沒有興趣的學生是非常痛苦的,學生也會認為藝術的形式種類就是那幾種。我的做法是除非有遇到操作的課程,必須利用三四週以上才能完成,我才會上相同的單元,不然我會盡量每週都換不同的單元,這樣的好處是每個學生喜歡的東西都不盡相同,尤其藝術的領域是那樣寬廣,若能讓學生遇到有興趣的單元,學生自然會去網路搜尋資料自學,長期來看這樣才是美學教育成功的地方。並且因為更新的快,老師也能因應流行文化快速提出不同的課程內容,但缺點是教師的課程內容必須準備非常豐富且多量才能每週更新。
 
我的經驗是在進行這樣子的課程,學生會非常期待每週的上課,他期待的不是遊戲性或競賽性的上課方式,而是期待看見一個新的領域。
 
3.給所有人不一樣的成就感
 校園裡課程的學習一定必須要有評量,雖然藝術科目只要能及格就不會影響升學,但還是有許多學生會在及格邊緣中游移和找漏洞。任何一門課絕對不是全部人會喜愛的項目,沒有興趣和沒有天份的學生經常就會變成班上老師頭痛的對象,或是轉而憎恨這門科目。
 
我在課程中不管是學習單或是作品,經常努力設計看不出手感技巧,看不出規則的內容,讓所有人比須全部重新思考創作和藝術這件事情,讓過往的經驗全部歸零,這好比剛上了大學美術系,原本每個人都是高中美術班寫實繪畫的佼佼者,當要進入當代的創作,裝置、行為、錄像…每個人都無法再用慣有的思考脈絡和技術經驗來處理,只能重新建立思考邏輯。因此我在課程安排上會有些哲學思考或是打破既往觀念的題目,例如:你認為什麼是『大』?請在紙上完成,形式不拘。
 
這時便會看到許多有趣的情況,有人用撕的、有人用文字的方式、有人畫出太空、有人把紙揉爛就說他完成了!然後再請學生們去解釋你做這件作品的概念是什麼,這當中或許會出現很多的惡搞,但很多創意不就是從惡搞出來的嗎?在這面我發現,有許多在班上課業表現不是很傑出,或是被學校認為『特別』的學生,他們反而更大膽在創意上面,也因位在美術課表現的突出被讚美,他們反而燃起高度熱誠。
 
這幾樣原則是我在教學現場中經常使用的方式,效果和反應也非常良好,但也不是毫無缺點,尤其在課堂上我採取開放自由的態度,有興趣會主動學習的學生就能更自由在藝術創作和學習上,但經過這樣子刺激依然有對美術沒興趣的或是本身根本就已經對任何事情沒有學習的熱情的學生,那自由開放剛好讓他們更好偷懶。『因材施教』自古不變的原則,本來就沒有一個一定有效的方式,只能依循時代的改變,在教學方式上做出相對應的手段。以前老師一套教材可以教一輩子,現在一個月就被淘汰,老師在備課上面的壓力越來越大,因為教師徵選的評分機制,讓每個老師都變成說唱俱佳的相聲演員,每學期要準備不一樣的梗實在辛苦。
 
在藝術教育的專業度和學生是否有興趣的拿捏也著實不容易,這無解的問題絕對會隨著時代的變化越來越多,尤其107課綱之後高中開放多元選修,更多元的科目佔據了藝術課程,藝術課程在中等教育的定位也確實越不容易定位。但相對的由於資訊的流通,越來越多的教師會在網路分享教學的心得與教案,這也能讓大家一起分享討論藝術教育未來大方向的走向,頗值得欣慰。

我在中等藝術教育工作中時間雖然只有將近三年的時間,但期間換過三間不同的國高中,也在台灣的南部及北部,不同的明星學校和排名較落後的學校待過,在此稍微統整出不同程度學生和地區普遍所反映出來在教學現場的心得。
 

在開始決定從事藝術教育工作者的時刻開始,我努力地嘗試在作為一個藝術家眼光底下,對於台灣藝術教育這門課是否能有機會實驗不同的內容,這實驗的結果是否能成為翻轉台灣藝術教育的一點資料,這幾年下來我在課堂上的內容除了稍微參考教育部所頒定的課綱,幾乎都是自編教材,從流行文化、次文化、動漫、電影、音樂錄影帶、廣告…為了能更貼近學生年齡層有興趣的議題,又必須在美術教育上有所深入,也確實花了不少時間在設計課程上面。
 
藝術教育在中等教育中長期以來一直不被受到重視的問題早已習以為常,目前雖在校園中藝能科被重視的程度跟早期比起來已有提升,但在大部分學生或是其他學科教師的眼中,藝能科仍是一種怡情養性的學習科目,既沒升學壓力,也沒成績壓力,藝術又是很主觀,表現上和教學上只要不要太混就可以安全過關了。以往美術課程是一個技巧看重的科目,只要有天份或是經過長期練習的學生,在課堂上的表現和獲得的成績容易得到高分,反觀從沒學習過繪畫的學生容易在課堂上表現不突出,久了就會使學習意願低落,然後再給出一個幾乎所有人都會給的理由:我不會畫圖!
 
『學習』絕對是從興趣和成就感中獲得動力,在台灣升學沒有美術項目測驗不被視為必要知識,那藝術課程到底在中等教育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為了要讓學生翻轉『美術課』在心中的刻板印象,在課程設計上我朝向興趣和成就感兩方面進行,目的是讓學生主動產生對於美術的愛好進而主動接觸、學習。
 
近年來台灣非常流行『翻轉教育』,利用課程設計讓學生在課堂上像是競賽或遊戲的方式,讓學生在課堂上有效的引發學習的動機並學習自學的方法,這種課程和以往的上課型態的確差異非常大,也非常有效果,但在沒有升學壓力的藝能科底下,課後能真正自學的學生有多少呢?關於翻轉教育的課程活動設計有非常多的專業研究,在此我想從課程內容安排上來談論美術教育。
 
藝術和其他學科不同的是藝術是一輩子的科目,並不是記憶多少藝術家作品、派別,也不是在技術上熟練程度的多寡,也不是在考完試就忘記或生活根本用不到,而是學習對於生活美學、美感、藝術欣賞敏銳度、和訓練哲學上的獨立思考,因此以下舉例我在課程設計項目上的一些方式以及自己觀察到的現象。
 
現在學生對於學習態度普遍低落,造成這種現在最大的原因是在於資訊太過快速地流動,尤其電腦、手機的普遍和在校園使用的氾濫程度,學生已經習慣快速、大量的視覺刺激,已經不習慣思考、慢條斯理地分析理解。過去在課程設計上我採用了相當多青少年流行文化的文素,例如:音樂錄影帶的當代影像研究、新媒材的雕塑、次文化與流行文化的觀察、動漫文化的研究等,學生在課堂上產生非常大的共鳴和回饋,也有許多學生會在課後繼續與我討論關於課程上的問題,我也很驚訝,有許多學生反應以往並沒有這樣子的美術課程。
我覺得這個在大眾文化脈絡中幫學生分析當中的美學觀點與過往藝術家對照的方式非常有效果。
因而在整個課程設計上面我把握了幾個原則:

09.jpg

林正偉於 1984 年生於高雄,現居台北。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研究所碩士,曾是職業魔術師,作品經常運用錄像、裝置和某種身體經驗營造奇特的氛圍幻覺。
 
除了經常性在台灣展出,也在巴黎、保加利亞和菲律賓參展以及駐村。現任台北市南港高中美術代理教師,曾任高雄市英明國中、台北市石牌國中美術代理教師。

林正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