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賢館長侃侃而談

press to zoom

國旗變體|圖片來源:盧玢瑜

press to zoom

五行的顏色對照

press to zoom

李俊賢館長侃侃而談

press to zoom
1/6

 

關於開朗國旗/李俊賢​

前言

 

現在的年輕人很辛苦,現在要出社會前,必須學習的東西變的很多。舉例來說,像我們以前那個年代沒有電腦,我們就不用學電腦,現在年輕人光是學電腦就用去很多時間了。那些過去不存在、但現代必須要具備的能力,還會被排進課正式程裡,因此壓縮到一些必要課程的時間,例如美術課。

 

我自己的小孩以前上國中的時候,就我觀察,女兒聽起來好像還有上一些美術課,但我兒子讓我感覺起來是完全沒有美術課的。

 

雖然有點無奈,但我想我們還是必須要建立一些材料,當有有心想在美術課耕耘的教師出現時,就有一些素材可以用。

 

教書還是要有一點經驗,我回想當初剛開始教書的時候狀況也不是太好,後來檢討,大概是一開始的時候沒有方法。但其實多數老師都是這樣,剛進教育現場時,儘管你再有才華,但如果不能用學生能夠理解的語言與其溝通,教學的效果可能就會不太好。

 

教學還是需要有一點經驗的,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當老師,有些沒志氣的可能還會變狼師。當老師要有志氣,才能教出有志氣的學生。

用在地資源作為美感教育教材

 

我這幾年比較常跟文化部接觸,文化部最近好像也對美感教育這件事滿關心的。很多人在說台灣缺乏美感素養,當官的人大概也有意識到這件事,若要增強台灣人的美感素養,那就是從教育著手,而教育最基本的就是教材。以前的教材,美術課最開始就一定是從維納斯開始介紹,整個國中三年,美術課本裡的東西其實台灣人一輩子都看不到,若是用這些我們一輩子沒辦法看見的東西來教台灣人,那要怎麼培養台灣人的美感素養呢?舉例來說,大家都說蒙娜麗莎很好,問題是,台灣人一輩子都看不見真品,大家只能從教材中感受到一片油墨。當你說這一團油墨就是美感的典範,此時,比較有想法的人可能就會發覺其中的弔詭,但比較沒想法的人可能就會傻傻相信那就是典範。

 

近幾年看到一些案例,我覺得顏名宏還不錯,之前到他工作室拜訪他,他有跟我聊過相關的議題。顏名宏他喜歡用一些在地的東西作為美感教育的材料,比較在地化;例如,他因為在中部,中部有些獨特的自然、人文景觀,例如河床上岩石的顏色、鵝卵石的形狀、泰雅族的服飾等,顏名宏會用這些在地化的材料來帶領學生討論美感。

 

我滿認同用在地資源作為美感教育的材料的。這種國民美感素養的培育計畫,若用的不是在地的材料,會很空虛。回到蒙娜麗莎,我經常拿這件事來開玩笑:其實現在世界上沒有人能夠看到蒙娜麗莎的真品了。我去看過四次,每次到蒙娜麗莎的畫作前,前面總是滿滿一大群觀眾,很難擠上前去;而就算擠上前去了,也只能看到為了防盜而架設的厚厚玻璃,再加上它是歷史悠久的圖畫,這種老圖光線都要調得很暗,所以就算真的擠到前面去了,也看不清楚。所以,蒙娜麗莎其實是一個很虛幻的美感典範。

關於「開朗國旗」這篇文章

 

我大概1989年回來台灣,當年是解嚴後第二年,對我衝擊很大,整個國家的狀況在我出國前後的差很多,引發我思考很多問題,這國旗是其中一項。

 

我用筆名李史冬寫的那篇文章,最開始是登在雄獅美術,後來立報晚報的編輯看到,徵求我的同意後才在1991年刊登立報。

 

關於這篇文章,我的想法是這樣:首先,我們應該要重新思考一些關於色彩的概念,例如國旗上的青天、白日、滿地紅,青天是什麼青天呢?那些色彩都很概念性。我在文章裡其實是用開玩笑的手法,去假設「也許陸皓東當時在設計國旗的藍色時,用的顏色是很開朗的藍色」,但隨著時間過去,原本的藍色就退色了,變得慘澹;後來也沒有人去考證這件事,還以為這個國旗的顏色是在詛咒這個國家的人生活都將會很慘澹。

這篇文章寫作的動機,是因為我在美國生活了將近四年,覺得美國的國旗看起來很有精神,當然,這可能反映了他們民族的特性;但我覺得很奇怪的是,中華民國國旗也是同樣的紅、藍、白配色,但卻讓人沒有什麼振奮感,我一直在想這是什麼原因,想來想去,覺得問題應該是出在那個藍色。美國國旗的藍色感覺起來比較亮,所以那面國旗整體給人的感覺就會比較有精神。

 

小笑話一則

說起在美國看到國旗的時刻,當時有個笑話,Chinatown每年都有遊行,中國人會舉著中國國旗高喊「我愛中國」,黨外人士(當時還沒有民進黨)會舉著中華民國國旗高喊「我愛台灣」。這個笑話就是說,中國被中國人愛去了,台灣被黨外人士愛去了,導致這些在美國的國民黨人不知道該愛什麼,都被愛走了。

發展成教案的可能1:強調色彩帶給人的感受

 

另外,這如果要變成教材的話應該滿好操作的,因為現在有電腦,要替換顏色是很簡單的事。例如說藍色,其實藍色有好幾百種,

 

一般人對色彩的概念很粗糙,可能到油漆店隨口說了「我要青色的」,油漆店老闆就拿了一罐藍色的給你,然而青色和藍色到底是不是同一種顏色也是值得討論的事情。傳統概念上,中國對於色彩的分類還滿細的,但到了台灣,大家都是出外人、打工仔,對於這種比較細膩的事情就不太會在意。紅色的話倒還好,因為台灣民俗上採用紅色的狀況蠻多的,所以形容紅色的詞彙就比較多一些,但是藍色就很少,因為傳統上會覺得藍色是一個比較不吉利的顏色,例如辦喪事時經常會用到藍色、青筍筍啦,都是一些比較不好的詞;另外,台灣鐵路尚未電氣化之前,火車的顏色都是藍色的,但電氣化後,大家就覺得這個顏色不好,現在都變成橘色了。要談美感教育,我覺得對顏色認識是很重要的,就算是同樣種類的顏色,也會因為它的明度或彩度不同而有差別。​​

這個教案主要是想讓學生替換國旗上的色彩,但更進階一些,希望學生能夠從這些色彩對應出一些意義。例如余光中曾寫過一篇文章,裡面說到「今天的天空很希臘」,天空是藍色的,而希臘的天空是什麼藍呢?希臘是地中海氣候,它的藍色會很藍,這還有另外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好萊塢,為什麼美國很多製片公司都設在好萊塢呢?因為好萊塢在加州,加州就是地中海氣候,地中海氣候很乾、很熱,人們經常會說「這陽光非常crispy」,crispy這個形容詞就像我們在形容吃洋芋片時,那種乾、脆、有味道,地中海氣候區太陽的光線就是這種感覺,尤其你看以前的西部片,許多畫面的取景會選在自然環境裡,地中海氣候的天空真的很漂亮。舉這個例子是說,可以讓學生去體會看看,不同藍色帶給人們的感受。

再回來看看我們的中華民國國旗,這國旗的藍色確實是和地中海氣候那種天空很晴朗的藍是不同的,那如果,我們把國旗的藍色換成那種晴朗的藍色會變怎麼樣呢?會有什麼感覺呢?再舉例來說,墾丁海域的藍色珊瑚礁,那種藍也很漂亮,它跟國旗的藍也是不一樣的;還有孔雀藍,雖然很漂亮,但這是比較外來的顏色,在東方的系統裡好像就比較不容易被看見。所以說,像這國旗的藍色,也可以讓學生去試試看,若是替換成這種由國外傳來的孔雀藍,會不會讓整面國旗看起來有印度或土耳其的感覺呢?

發展成教案的可能2:讓學生知道當代在色彩傳遞上的方法已較過去精確

 

這個題目我覺得還有一件事可以讓大家去了解,就是當代再顏色的確認度,比從前高很多,現在都有專業的色票了,它能夠很精確地指出色彩的比例,一個色彩裡面包含了多少%的藍、多少%的紅、多少%的黃,他都能夠很準確地告訴你,而這種精確,對於色彩的傳遞是有幫助的,它大大的提升了複製時的準確度。我在那篇文章裡有一部分也是在講這件事,以前國旗上的藍色可能是很漂亮的藍,時間久了,退色了,但也無從考究,於是就這樣沿用下來了。關於當代在色彩確認上精準度的發展,可能還是有許多人不清楚的,但藉由教育,大家可能就比較能夠掌握色彩傳遞的方法。

發展成教案的可能3:對不同年齡層可以引導其思考不同層次的問題

 

這個教案的話,國中高中可能都適用,同樣的內容,不同的年齡層可以引導他們去思考不同的東西。國中可能就比較技術層面,例如色彩的指稱、不同的色彩使國旗給人的感受會不同等等;那對於高中的學生,說不定界可以帶入一些文化上的內容,例如這國旗上的藍,會讓我聯想到陰丹士林,陰丹士林是五四年代的文青最喜歡穿的棉布袍的顏色,也可能當時革命期間物資缺乏,陸皓東就是用這種染布的陰丹士林藍來繪製國旗。陰丹士林,光是聽這名子就覺得很陰,年輕人穿起來,我個人也覺得很老氣,也許這種老氣,從當時國旗設計時就注定要伴隨著這個國家。這種想法當然是非常天馬行空,但也也許真的有點關聯,你看,中國傳統裡說的陰陽五行,五行各有其對應的顏色,不同的顏色其實是在反映不同的狀態,台灣話講叫「命格」,對國家來說,國旗的色彩狀態可能就反映了國格。就是說,不同的說法都可以讓我們重新討論國旗的顏色,高中生就可以去探討這種跟文化相關聯的事。

比例對感知的影響

 

這些承載色彩的形狀,可能也會影響國旗給人的觀感,當然,跟學生也能夠去談造型的問題。我們看現在國旗的設計,比例上都是等分的,它就是一個矩形等分成四塊,其中四分之一裡面再畫上青天白日。幾乎大部分的國旗都是這麼設計的,因為從前那個年代,這種等分的比例比較便於複製。但這種等分的規則,在美感中可能是比較不好的,這樣的美感塑造太過簡單了,若美感只要等分,那根本不需要藝術家操刀。前些日子我才在跟朋友聊台灣的植栽,台灣的植栽幾乎都是排排站的,但若是要排排站,根本不需要景觀設計師來設計,你去叫新兵中心的教育班長來排,他們可能可以排得更整齊。所以這種「很矜持」的美感,對我個人來說並不構成美感。可能以前的年代為了要便於複製,才會採用這種很規則的方式,避免在傳遞的過程當中糟驚;但當代已經不是這個樣子了,當代社會有很多很方便的工具,比例的精確度已經可以做到非常高了,國旗上藍色的比例你要多個十分之一或多更多都沒有關係,光是這種比例的調整都能夠打破現有這種過於規則的狀態。現在工具取得很方便,也許可以讓學生去試試改變國旗上圖像的比例,會對我們心裡的感受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國旗好像有種狀況,歐美國家的設計都相對簡潔,但第三世界國家的國旗都相對比較複雜。不過可能也可以去查查看每個國家的國旗創造的年代,畢竟每個年代都有它盛行的觀念,文化上、美感上的思考不同,都可能會影響到國旗的設計。

 

其實台灣的國旗,小學生要畫那十二道光芒,很累,很少人國家國旗這樣弄的。國旗可能還是越簡單越好,以前複製的技術不像現在那麼好,要完美複製是很麻煩的事,如果設計得太複雜就很容易在複製的過程中糟驚。

美感的普遍性

 

在美感上,雖然同樣的東西對於不同族群的人來說可能還是會出現不同的解讀,但基本上應該還是有些「共感」的存在,例如臉色難看這件事,雖然不知道臉色難看是什麼顏色,但不同文化的人來看這臉色,可能都同樣會覺得很難看。再舉例來說,不同國家的恐怖片,雖然裡面可以找到很多顏色,但總是能夠找到大量的深色,這些深色是讓人感到不愉快的顏色,藉此製造一種驚悚感。這些都是共感的案例。簡單來說,就是雖然會有文化的差異,但還是能找到一些共通性。

Q:美感怎麼產生?究竟是純粹的感覺,還是有規則可循呢?

A:美感是一種感覺,但其實還是有規則可循。例如在一個空間當中,你把物品擺得很接近邊界,就會讓人也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這就是一種空間美感的原則。設計上經常會使用對稱、規律的美感,這也是一種設計上對於美感的規則。但我從前在教書時,都會希望學生能夠避免對稱、規律的排列,畢竟要對稱太簡單了,不能達到美感新驗的目的。在創作上,或是高階的美感形成上,應該要打破某些規則、規律,但打破規則之後該怎麼判斷美感是否存在呢?此時還是要回到感覺。在我教書的經驗上,我也覺得這種很靠感覺的事情是很難教給學生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建議他們去多看一些書、多看一些好的案例。

再舉個例子來說,現在有很多配色寶典,尤其是日本,出了最多這類的書籍。說實在的,這種色彩公式化,雖然方便,但卻好像讓當代人變得懶惰,好像你對這些配色沒有感受也沒關係,反正你翻翻書,就有一套現成的配色公式可以套用。

理想上,還是希望人們在使用色彩、配置空間時,可以回到感受上,仔細去感覺你的感覺。

 

Q:內容與形式在比例上的拿捏

回到國旗來說,對我們這一輩的人來說,國旗對我們就沒有這麼強烈的情感,我們能夠很直接的用形式去判斷國旗的美醜;但舉例來說,若今天把國旗拿到榮民之家,這些榮民可能就會受國旗內容的影響比較多。

A:一般人對國旗的認定可能還是以內容為主,畢竟台灣的教育過程,只告訴我們國旗的設計者叫陸皓東,我們大概不會稱陸皓東為藝術家,國旗,就只是在革命的過程中需要,而被設計出來而已,它是有功能的,但不是因為美感的需求。當然,國旗在設計的過程當中還是有一些美感的考慮,要成為一個代表國家的圖像總不能太離譜,但它畢竟還是以內容為主,它表達了一種文化的、或政治的意涵,它在美感的考慮上是比較附加、比較其次的。像美國占領硫磺島,到山頂上去插了一面國旗,那種慷慨激昂,當然不是因為美國國旗很漂亮,而是一種情感,美國的國旗代表著美國,當它屹立在這片領土上,就代表著它們在這場戰爭中取得了勝利。

​訪談整理:陳孟慈

青天白日紅得發紫|李史冬

 

自有所謂的「國家」以來,每一國民總是要接受:「我們的國旗很美麗」的概念。而其「美麗」的理由,多半是不屬於視覺感受,而屬於「歷史邏輯」 的。例如:我們的先烈拋頭顱、灑熱血,才建立我們這個國家,因此我們的國旗很「美麗」。在這樣的邏輯模式之下「國旗」的美麗,是因為先烈的熱血奉獻而來,無關國旗本身的色彩、造形。不過,一國國旗之於一國國民,符號意義是遠大於其視覺感受的。因此,先烈拋頭顱、灑熱血和國旗「美麗」之間是有必然關係,往往就很少有人去追究了。

儘管國旗對於國民,經常只有符號意義,而不需達到嚴格的美學要求,不過,一些有關於美學的「技術問題」往往卻能影響國旗的符號效果。

 

為了擴張符號效果,「國旗」和許多國家民族以及宗教「符號」 一樣,大量複製是不可避免的。大量複製過程中,這些符號的「原型」大致可能維持不變,(例如日本國旗的太陽不致變成橢圓形,甚至方形。美國國旗的五角星不致變成六角星等等)。而與「造形」共同製造符號效果的「色彩」,在複製的過程中,卻往往有不同程度的變化,而終於改變了符號本身的意義。

 

陸皓東用那一牌的藍墨水

 

我們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中的「藍」色為例,加以說明:依照我們因小學教育所得的「陸皓東首創國旗」 (後來變成了國民黨旗)故事,當初那第一面國旗,好像是用藍墨水畫出來的。從那時候開始,國旗上的藍色就以「藍墨水」 的藍色為準,而沿用至今。然而,「藍墨水」的「藍」其實包含極多的可能,以「文字」的觀點去看,至少有「碧藍」、「深藍」、「天藍」、「紫藍」等等「藍色」。當初陸先生因為革命時期兵馬倥傯,隨手用藍墨水畫出一片藍色,沒有注意到他用的是那一種牌子的藍墨水。因此,自陸先生把那面旗子畫出來之後,後來要做國旗的人,當他們開始要在青天白日的「青天」上塗上顏色時,只好用「準」的,把「好像是那種藍色」的藍色「準」上去。經過這些年來,現在我們看到的國旗的藍色,是否就是當年陸先生所畫的那種藍色,實在是很難考據了(即使把原來的那面旗拿出來,藍色大概也快褪色成咖啡藍或豬肝藍了)。

 

美學意義最弱,符號意義最強

 

因此,我們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青天,就開始被人「準」來「準」去,一直「準」至今天,到底如何「準」,才是真「準」,也沒有人知道。不過,或許因為中國人不是很有創意,因此,到目前為止,我們的「青天」,多半以「陰丹士林」(就是民初中國人常穿的那種藍布,看起來陰陰慘慘的)色居多,而很少看到像「夏威夷的天空」或是「多瑙河的河水」那種藍。至於是否當年陸先生畫國旗時,他就希望中國四億人(在他那個年代),每當看到青天白日旗時,就會興起陰陰慘慘的感覺;或是原來陸先生希望中國人的心胸,就像夏威夷的藍天那般坦蕩,又像多瑙河水那般無邪,只是年久日深,後來者把那片藍色,越描越陰慘了,確實已無可考了。 

 

在所有符號之中,「國旗」是符號意義最強,而美學意義最弱的一種,國旗到底美不美,事實上已超脫「正常」的美學標準。然而,對於大部分符號而言,符號的意義,其實與符號本身的「形」、「色」對人類心理的影響有極大關聯。當符號的「形」、「色」使人興起愉悅情緒,則人往往可以認定,那個符號所代表的一切都是愉悅的。而當符號的「形」、「色」刺激人類視覺,然後令人在心理上產生陰慘感覺,人經常會認定那個符號後的世界,可能是陰慘的,這樣的狀況,可說是放諸大部分符號皆準的。只有對於國旗這樣的符號,正常的美學和視覺心理學的標準放到它上面都不準,美不美和它的「造形」、「色彩」無關,只和先烈死多少人有關。於是,有些國旗儘管令人感覺陰慘,甚至恐怖(尤其是對於非本國人),然而,只要先烈有拋頭顱、灑熱血,那種國旗仍然要一直美下去,真到永遠。

(按:本文原載自立晚報1991 年11 月1 日)

 

 

旗怪不奇怪|陳孟慈、蔡濟安

詳細教案內容請見上方影片

重點整理:

單元一・旗怪不奇怪

講述性內容:

1.包括象形文字的演繹、旗幟的變化及意義。

2.民國時期各軍政府所擁護之『國旗』介紹。

3.英國政府的『酷不列顛』與『註冊商標不列顛』之背景。

4.國旗的商品化與質變

單元二・旗藝博士

講述性內容:

1.閱讀與解析旗幟上面的符號與顏色

2.旗幟的設計與認同

3.旗幟的衍生意涵

操作性內容:

活動一:頭腦風暴

「頭腦風暴」(Brainstorming),或又可稱作「腦力激盪」

 

•一人拿一張A3大小的紙,和一疊「點子便利貼。」

•10分鐘的時間,把你認為的「我們班的精神」在A3紙上畫下來(例如:我們班都很愛吃合作社的滷肉飯、我們班很愛講話、我們班跑得很快……)

•把你的A3紙貼到黑板上,供所有人瀏覽。

•給你20分鐘,看看別人的創意!若是其他人從別人A3紙上的點子獲得啟發,可以把你的想法畫在便利貼上(若是真的畫不出來,用寫的也可以),貼到他的A3紙上,繼續延展這個想法。

活動二:心智圖

心智圖法(Mind mapping)又稱為思維導圖,它能夠將各種點子、想法以及它們之間的關聯性呈現出來

 

•分組:5-6人一組,一組一張全開壁報紙。

•10分鐘小組討論,選出活動一時在黑板上看到的最喜歡的點子。

•把那個好點子放在中心點,們來畫心智圖!

活動三:開工畫班旗

 

•Part 2:小組討論心智圖內容,將想法圖像化,並於A3空白紙上繪製設計草圖。

Part 2:每一組領取一組材料(旗子布、剪刀、壓克力顏料、畫筆等等;若有組別設計概念需用到更多元的媒材,如:針線、亮片、紙杯、免洗碗等等,可視情況自行準備)

•繪製時間約兩節課。

 

活動四:我們都是旗藝博士--分組報告與賞析

•每一組拿著班旗成品與設計發想過程(心智圖)上台發表

•嘗試以一個完整的口頭報告,介紹整個設計的理念。

•為真實呈現大家的構想內容,報告期間會錄影做為紀錄喔!

李俊賢

1957年出生於台灣麻豆,高苑科技大學建築系副教授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西畫組學士(BFA),美國紐約市立大學藝術碩士(MFA).曾任高雄市立美術館館長、「台新獎」觀察員、發行《藝術認證》、《藝術界》主編、《南方藝術》總監、紐約《中報》(Centre Daily News)美編。

陳孟慈

持有兩張教師證的未來教師。

蔡濟安

雖然簡介已經OP,但是針對本次主題來說的話,對於國家認同可說
自小就有深刻的體悟,約莫小學四年級時對著阿美族的地理老師說我們是台灣
人,慘遭老師丟課本砸臉,因為她覺得她是中國人,我一直不知道那是怎樣,
還有她到底想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