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皆由許哲瑜提供。

圖/許哲瑜
圖/許哲瑜

press to zoom
圖/許哲瑜
圖/許哲瑜

press to zoom
圖/許哲瑜
圖/許哲瑜

press to zoom
1/2

許哲瑜

事件寫生課

我的高中是念美術班,最懷念的就是寫生課了。除了在校園內,大多數是找校園附近看起來漂亮的景點,也偶爾會帶我們去遠的地方(記得有次是水墨課,忘了是去哪一座山裡畫瀑布)。不過即使是美術班,也不是所有的同學都是想要申請藝術科系的大學,對繪畫技法沒興趣的學生而言,寫生的意義就是出遊而已。關於這種下鄉寫生的傳統,重視的是素描與色感的修練,但我們若願意相信像是洪瑞麟這樣的畫家、相信美術課本上說的,速寫礦工的繪畫不只是技法表現,更是他感知自身處境的方式,那麼寫生也能是一種認識的學習。

 

 

我曾經看過一個學生課堂作業展,展出的是學生在美術館裡的速寫作品,描畫著館內的建築結構。我看見其中有一張圖,畫著一個門牌寫著「政風室」的字樣,我才意識到原來美術館也有政風室。一時興起就搜尋了關於藝術與政風相關的網路資訊,找到最多的就是數年前環球策展弊案的新聞。或許可以有一種寫生課,是直接把「事件」當成寫生的對象。找的不是適合入畫的景點,而是將寫生視為是認識與感知社會的方式。如今網路媒體發達,無時無刻都能找到影響著我們生活的事件正在某處發生。當北美館發生環球策展的爭議時,在北美館所發生的抗議與行為藝術表演,或許就是值得寫生的場所。

 

 

當然也可以是與藝術無關的事件:可以帶著學生去寫生台南中國城被拆除的場景,在臨寫的過程認識中國城是如何從臺南市的重要商圈,到沒落後被指為運河毒瘤的過程。又或者不久前的護家盟遊行,可以透過到遊行現場寫生認識同志議題,去理解民主社會的抗議遊行是如何運作,見證其中的暴力衝突是如何發生。又或者像莫拉克颱風如至今已許多年,但甲仙地區還有著無法復原的地區,仍有有心人士舉辦種樹復育山林活動,也是持續進行中的事件。

 

 

寫生就好像記者去找尋事件,用肉體去感知。希望高中生都能有這樣的藝術課。

IMG_1973.JPG

許哲瑜

專注做藝術,一路感覺著介面與景觀,劇場化事件,走過2016台新藝術獎年度大獎、2011高雄獎、2011全國美術展新媒體類金牌獎、2011臺北美術獎優選、2010桃源創作獎首獎…,常常回看藝術養成的過程。

在創作中搬演現實事件,可能來自新聞、歷史,或個人記憶。虛構一對男女主角,在動畫、繪畫、錄像等裝置中,示意那些可能曾經發生的片段。1985年出生於台北,畢業於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